/Zen大(本文發表於iYoung No.10)

 

青年非典型就業成為常態

 

台灣的就業環境近年來急速惡化,所得成長停滯(倒退回14年前的水準)、低薪(月薪不到三萬元的勞動人口超過350萬人)、過勞、非法責任制橫行,政府以大量的約聘雇人力取代正職(因為財政無力負擔軍公教的龐大人事成本,特別是18%與退休俸)、派遣等非典型就業狀況越來越普遍。

 

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起薪只有22K,是亞洲四小龍中最低不說,找不到穩定工作的機率越來越高,工作貧窮(working poor,指努力工作卻養不活自己)的狀況越來越嚴重。

 

雖然很多人力專家勸勉年輕人「先求有、再求好」,但是,真實情況是,像過往父執輩那樣從學校畢業進入社會,到處是工作的黃金時代早已過去。今天的青年世代,工資無法隨著年資而成長,能找到的多半是沒有保障的非典型工作,想要拿到一個由公司支付勞健保與退休金的正職工作越來越難。

 

青年債務日漸沉重

 

青年世代如果單純只是面臨低薪問題,那麼只需要一方面縮衣節食,一方面增強個人專業能力,也許還有機會跳到好公司,再不然也可以考慮自行創業。

 

遺憾的是,那些勸勉年輕世代要好好提升個人競爭力的職場專家或企業主們,其實是典型的新自由主義思考,新自由主義相信個人努力可以勝過外在環境。

 

然而,台灣的青年世代必須面對的不光只是低薪與非典型就業而已,還有極為恐怖的債務問題。

 

先說個人債務。

 

由於台灣廣開高等教育之門,雖然使得每一個想念大學的年輕人都能有機會上大學,卻也因此稀釋了來自國家的教育補助經費,大學能分到的經費變少,學雜費越來越高(學校將成本轉嫁給學生)。

 

又因為廣開大學之門,大學文憑貶值,為了提高競爭力,越來越多人選擇拿碩士文憑。文憑成了社會競爭的防衛性投資,不拿不行,要拿卻得支付高額的費用。

 

根據教育部統計,目前每學期申請學貸的學生人數高達80萬人次,若從上高中一直貸到研究所畢業,等於這些人一出社會就成了「負翁」,身上揹了幾十萬元的貸款。

 

更殘酷的是,以台灣現今的大學入學生的社經階級狀況來看,學費較低資源較多的國立大學多是高社經地位的家庭就讀,學費較貴而資源較少的私立學校則多由收入一般或中下階層的家庭子女就讀。青年世代投資於教育上的費用不但不能幫助自己翻身,階級狀況反而透過教育資源的分配世襲化。

 

就算順利還完學貸,還有房貸、車貸、結婚基金、子女教養基金、退休金等著青年世代支付。

 

上述還只是個人債務,國家債務更是慘兮兮。目前台灣的國債總金額約5兆元左右,每人平均得承擔20萬元的國債。但實際上,老年世代在國家破產以前就會離開人世,青年世代承擔的國債金額要比統計平均數還要來得高。

 

以長年為人所詬病的軍公教18%來說,臺灣銀行每年要補貼700億的利息,主計處更承認勞退基金將撐不到20年就會因為戰後嬰兒潮的大量提領而破產,健保的巨大虧損目前看來也只能由數年調漲一次健保費的方式來填補黑洞,但是,沒有人知道健保在少子化與高齡化社會降臨後會否因為繳納健保費的人口減少而破產(好比說台北市,年滿60歲以上的居民不需要再繳納健保費,這些錢誰來買單,當然是負責賺錢的青年世代)。

 

逢甲大學教授林恭正與研究生劉桂吟的論文發現,38歲的台灣人一輩子得支付的稅金與保費將超過他從政府那裡得到的年金、醫療、照護費用,負擔金額高達166萬元(淨稅負)。反觀68歲的台灣公民,可以從政府那裡得到8.2萬;73歲以上可以得到48.8萬,78歲以上可以得到44.5萬。簡而言之,年紀越大越能分得國家稅收的好處,38歲以下的台灣國民則只能負責承擔債務而無法享受。我們現在所繳交的勞健保等年金,都被我們的父母那一代使用光了。

 

台灣的受薪階級承擔了國家總稅負73%,稅金都是勞動人口繳納,資本利得以及企業所占的部分相當低。說穿了就是,國家的債務要由普通勞百姓來償還,特別是將來還在工作的(當前)青年世代。

 

單身不婚、不生育,家庭/社會安全網崩解

 

由於低薪與非典型就業狀況在青年世代逐漸蔓延開來,因為經濟狀況選擇晚婚、不婚或不生育的青年人口越來越多。根據內政部的統計資料,2011年台灣的生育率下滑到0.895,全世界最低,全年出生人口僅16.8萬人。人口淨平衡需要的出生率是2.1,台灣根本追不上。未來台灣常態出生人口約莫14.4萬人,此一新生兒人口數量根本不足以應付當前社會運作,未來將會有很多領域的工作萎縮或找不到人(需以外籍移工填補)。

 

不婚,就是選擇單身過日子。個別人的單身原本不是問題,但是當整個社會有很大一票人選擇單身時,代表家庭的組成方式改變了。若再考慮到今天的少子化,只生一個小孩的家庭越來越多,也就是說,未來台灣將出現完全沒有親戚的一人家庭。

 

家庭在過去扮演社會安全網,照顧在社會上受傷或失敗的家庭成員,小家庭的崛起已經弱化了傳統的社會安全網(所以政府推出了各種社會福利政策來補強傳統社會安全網的破敗)。但是,當不婚的情況越來越普遍,社會安全網將徹底瓦解(由其嚴重的是,當國家因為債務問題而無力繼續支撐社會安全網時,人民很可能在社會上跌倒後就像溜滑梯一樣滑到社會底層,再也無法翻身)。

 

青年世代崩潰中

 

《搶救35歲》一書明白宣告,未來的經濟發展不可能「有感復甦」,因為我門的政府早已向財團靠攏,加上新自由主義式的全球化競爭,企業紛紛出走,穩定的白領工作大量流失將成為常態,勞動所得難以大幅成長,薪資停滯卻得揹負日漸增加的債務成為必然的趨勢。

 

當青年世代因為非典型就業成為常態而無法穩定工作,很可能無法成家立業,無法生養子女,無法退休養老,得一輩子賣命工作,償還根本不是自己花掉的債務,

 

這是一場殘酷的世代戰爭~青年世代必須覺醒與團結

 

青年世代正在崩潰瓦解,口口聲聲說愛你的大人(統治階級),其實偷光你的「乳酪」,他們一方面不斷透過媒體放送年輕人挫折忍耐度低、不能吃苦、不能屈就的貶抑言論,一方面不斷掏原屬於青年世代的資源。

 

青年世代必須清楚社會發展模式對自己的不利影響,意識到這是一場非贏不可的世代戰爭。個人面必須積極強化競爭力(自行創業、出國工作、建立工會…);集體面來說,青年世代必須積極團結起來,要求國家與企業重視自己的權利、不要預支青年世代的財富,要求政府向企業財團與資本利得的富人課稅,落實世代正義的資源重分配模式,強化健保、長照、公共托嬰、身心障礙與弱勢家庭照護等社會安全網。若繼續以目前的發展模式,台灣青年世代的未來已然被掏空殆盡!

http://mypaper.pchome.com.tw/zen/post/1323047378

創作者介紹

Mavis

Mav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